范蠡抱得美人归

2016-09-25 21:56  

范蠡真有福气,权益俸禄加美女,“鱼与熊掌”兼得也。古时辰,七尺男儿,英雄盖世,博取的一是功名,一是美女。两者,乃人生最大追求,最大快事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“颜如玉”者,美人也。但是有很多人,两者不可同享。有的是有江山,没有美人,如曹操、勾践;有很多却是爱江山更爱美人,爱了美人丢了江山,这种例子不可胜数,如夏桀、殷纣、周幽王、隋炀帝、唐玄宗、宋徽宗等等,其中比力典型的就有吴王夫差。而拥有江山又有美人的当属范蠡和汉末江东孙策、周瑜。这里的江山不但指疆域,也可领悟为事业。范蠡功成名就,携得西施;孙策周瑜哥们“英姿英发”,把绝代美人大乔小乔姐妹给分了,还打下了江东八十郡的基业,为三国鼎立割据奠定了基础。馋得曹操“铜雀春深”也未锁得“二乔”。
范蠡(前517-前448年) ,字少伯,东周春秋时出名政治家、军事家和经济学家。楚国宛(今河南南阳)人,公元前536年范蠡出世时,孔子正十五岁。公元前四九六年前后入越,辅助勾践廿余年。
公元前496年,吴国和越国产生了槜李之战(今浙江嘉兴),吴王阖闾阵亡。公元前494年,吴王夫差为报父仇与越国在夫椒(今江苏太湖中洞庭山)决战,越王勾践大败,逃入会稽山。范蠡遂于勾践山穷水尽之际献“卑辞厚礼,乞吴存越”之策。议和后他向勾践慨述“越必兴、吴必败”之断言,进谏:“屈身以事吴王,徐图转机。”他陪同勾践夫妇在吴国“卧薪尝胆”为奴三年。归国后,他与文种拟定兴越灭吴“九术”-是越国“十年生聚,十年训诫”的策划者和组织者。为了实践其中重要的“美人计”,范蠡亲身外出访察,终于在苎萝山浣纱河寻到德才貌兼备的巾帼奇女——西施,把她送入吴宫,人民生活。其实

范蠡抱得美人归

民情调查

充当越国的“超级女谍”。整日让夫差沉溺于酒色,不理朝政-最终抵达了兴越灭吴的倾向。范蠡助越王功劳霸业,被尊为上将军。
“吴王亡身余杭山,越王摆宴姑苏台。”范蠡以为台甫之下,难以久居高位。在举国欢庆之时,范蠡急流勇退,带西施乘舟泛海而去。临行前给另一勋臣文种留言:“高鸟己散,良弓将藏;狡兔已尽,良犬就烹。夫越王为人,长颈鸟喙,鹰视狼步,可与共患难而不可与其处乐,子若不去,将害于子。”文种不信,他没有范蠡看人的见地,步了伍子胥的后尘,终丧命于越王剑下。传说李斯曾对范蠡至极敬慕,在随始皇泰山封禅时特地到范蠡墓拜祭。惋惜李斯最后还是死于贪恋繁华,被赵高诛杀。还有一位“飞鸟尽良弓藏,狡兔死爪牙烹”最大的“冤主”——韩信,历史的训诫值得沉思。
后来,范蠡辗转到齐国,变姓名为鸱夷子皮,带领儿子和门徒在海边结庐而居。戮力垦荒耕作,兼营副业经商,没几年,就蕴蓄堆积了数千万家产。齐王闻其贤,把他请进国都临淄,拜为相国。他喟然感叹:“居官致于卿相,治家能致千金,此布衣之极,久受尊名,恐是不祥之兆。”于是,才三年,他再次急流勇退,辞去相职,散尽家财。
范蠡第三次迁徙至陶(一说今山东定陶县东南;也有称在肥城市,本地有陶山和范蠡墓为证),操“计然之术”(按照机缘、气候、民情、民风等,顺其天然)治产,没几年又成巨富,遂自号陶朱公,民众皆尊为财神,乃我国品德经商——儒商之鼻祖。

范蠡既能治国用兵,又能齐家保身,是先秦时期少有的智士。范蠡著作《计然篇》收入《国语·越语下》,《汉书·艺文志》记有其兵法二篇,但皆已流失。大史学家司马迁称:“范蠡三迁皆有荣名”,史书中对其平生概括评价:“与时逐而不责于人”,是与时俱进的典范。世人誉之:“忠以为国,智以保身,商乃至富,成名天下”。千秋百载,谁与伦比。
范蠡携西施泛舟五湖时,其实年已60多岁了。英雄美人,各得其所。
相传西施是东周时代越国苎罗山施姓樵夫的女儿,因家住西村,所以叫西施。她长得羞花闭月沉鱼落雁,在文学作品、官方传说广为流传。
但是,近年来有些学者以为,历史上无西施其人,他们的依据是在先秦诸子著作中已屡见“西施”之说。如《管子·小称》篇中就载有“毛嫱、西施,天下之美人也”。管仲系春秋初期齐人,可见,“西施”至少比勾践早出世200多年;又据《庄子·齐物论》,从司马彪注文看来,这个“西施”又比吴越交战早100多年。据此,先秦诸子之后,贾谊《旧书·劝学篇》、刘向《说苑·尊贤篇》、陆贾《新语》以及《淮南子》中固然也都提及西施,但仅仅把她作为美女局面,也没涉及西施与吴越两国政事有什么纠葛。
那么在吴越之争中能否真有“西施”呢?现存的东汉之前的文献中没有发现记载。到了东汉袁康的《越绝书》载:“越乃饰美女西施、郑旦,使大夫种献之于吴王……”才有勾践报恩用美人计的记载。西施等身在吴宫心向越,为越国雪耻灭吴作出了宏大劳绩。
对西施的结局,也有不同的说法。肥城常态。一种是西施后来被投水毙命,此说最早见于《墨子·亲士》篇,云:“西施之沈,其美也。”(“沉”,古作“沈”)指西施被沉于水中,她的死由于她的秀丽。《修文御览》转东汉赵晔《吴越春秋》记载:“吴亡后,越浮西施于江,令随鸱夷以终。”这里的“浮”字也是“沉”之意。“鸱夷”,皮袋。意义是,吴亡后,越王把西施装在皮袋里沉到江里了。也有人说是王后怕勾践贪恋女色,步夫差后尘,或危及本身的后位,密令人把西施装入袋子扔到湖里了。这都是现代“红颜祸水”的偏见。
另一种说法是,西施跟随范蠡归隐五湖。《越绝书》载:“吴之后,西施复归范蠡,同泛五湖而去。”唐代诗人杜牧在所作《杜娘诗》中有句云:“西子下姑苏,一舸逐鸱夷。”这里的“鸱夷”不作皮袋解释,而指范蠡。《史记·越王勾践世家》说范蠡亡吴后,“浮海出齐,变姓名,自谓鸱夷子皮”。由于有范蠡泛于江湖和“渡海到了齐国”的说法,或许缘于后人不忍这位做过劳绩的绝代佳人遭到可悲的结局,就流传出西施和范蠡皆隐五湖的美满姻缘的故事。缺憾的是史书的记载都只提到西施跟随范蠡游五湖而止,后来范蠡“三徙”及“止于陶”的经过中就没有西施的音信了。就如三国写“王允设计除董卓”后,女仆人公貂蝉跟了吕布后就没了动静,直到吕布被缢死白门楼,也没见貂蝉的影子。也许越国采用“美人计”以为不正大光明,或者越王迁怒于范蠡领跑西施,不承诺记载。可能留下千丝万缕的也就是一些野史,但是由于时间永远或遭战乱以及“焚书”等故,没有实物流传下来;也许在那个时代,女子的名望低下不值得记入史册,歧古时辰的家谱,一般人家的女子只可能随夫姓,称作“XX氏”,连名字都写不上。也难怪留不下她的确的名字。
上海出版的《辞海》(修订本)中解释:“西施一作西子,春秋末年越国苎萝人,由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,成为夫差最宠爱的妃子。传说吴亡后,与范蠡偕入五湖”。总之,历史上有无西施其人,以及她的结局如何,尚待史学界进一步去探索。
我以为,“西施”一词是现代对美女的美称,未必专指某一个人,漂亮女子都可称为“西施”,如乐府中多处闪现的“罗敷”一样。不论她叫什么名字,我想肯定有那么一位贤达貌美为国献身的女子。越灭吴,其中一条重要的策略就是“美人计”(《吴越春秋·勾践阴谋外传》文种陈述破吴谋略,第四就是“遣美女以惑其心而乱其谋”)。用美人计就离不开美人。也许她的真名就是相传的“夷光”,可能出于多方面斟酌,把她送入吴宫时改作“西施”,不是几乎完全的特工或一些职业革命家都不消的确姓名吗?群众只知道她改后的名字,不知道她原来的名字,也很一般。那就延称“西施”吧。她原先长的就风华绝代,把她用以前美人的名字称呼也相得益彰。就如即日在街头上遇到一位不知名字的异性,张口就称“美女”或“帅哥”,叫得对方心里美滋滋的。
在很多作品中,都有范蠡与西施情深意长的描写。是啊,英雄爱美人,美人何尝不爱英雄呢?不只是“英雄难过美人关”,那时吴王夫差打败了越国,也是英雄啊。可英雄与英雄的层次还是有分别的。从道义上讲,夫差肯定是吴国女子尊崇的偶像,但在越国西施的眼前,他就是侵略者,就是暴君-就是最大的冤家。西施是“国仇家恨”隐蔽于心,你想夫差还有好吗?夫差也不是真的“天纵英明”,否则,会败给范蠡他们吗。范蠡西施既然早有感情,那么,越国灭吴之时,锦囊妙计的范蠡肯定早做计划。对西施的安全有个预先的调动爱护,范蠡心里得想,西施是本身的女人啊。他也怕西施被吴王杀害,或被乱军掳掠。即使本身不将西施领走,也难保勾践不会对西施动心,收为己有。他应该心有成竹,早为本身和西施计划好了退路。可能最后一个知道领跑西施的是勾践,不知道他作何感应。反正范蠡依然抛头出面,携着美人归隐山林湖泊,日子真是安稳舒适啊。
即使没有“西施”这位美人,范蠡的身边也会有其她美人的。那些“郎才女貌”的“佳人佳人”们比之,要失色许多。范蠡可能抱得美人归,由于范蠡是重情的佳人,雄才的战略家,是诚信的“企业家”,真正有众“家”之长,而不但仅是“亿万富翁”“豪门大款”。
在经营国度与经营商业上,只有一个人可能与范蠡并论,他就是传说始皇的生父——吕不韦。他是先经商,后料理国度;范蠡是先料理国度,后“下海”经商。当今公职人员“下海”之说能否也源于范蠡呢?但是,两个人的最后结局迥然不同,吕不韦是被夺爵毒杀的,下场惨烈。而范蠡人生安乐,呜呼哀哉,卒时88岁(公元前448年),在那时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的现代,属于“神寿”。
为人当学范蠡。 (朱煜国)

分享到:
热点资讯